【安雷】深夜星辰不见光

[读然太太手术深夜诗人手书有感而发]

[黑夜给了黑夜的人一道光]
「星空三千丈,达不到远方,星辰也汇不成骑士的模样。」


没人知道这片森林里的那个突兀的小木屋什么时候建成的,或许是哪一位前代参赛者,又或许它本就是属于大赛建成的一部分,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这小木屋附近才会窸窸窣窣传来从两个方向不一样的脚步声。

安迷修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就鬼迷心窍喜欢上了海盗团的雷狮,明明他从哪个方向看都不像是符合骑士道的人,任性嚣张。雷狮是张扬不计后果的,安迷修是温和克制的两个从本质上不同的人,反倒融洽起来了。

之所以渴望潇洒,不过是克制习惯了。或许是渴望自由,又或许自己也更渴望成为对方那样的人。

“少喝些酒,你背着卡米尔他们出来喝多了怎么回去!”

“啰嗦!我雷狮今天开心喝多少用你这个骑士管?回不去就回不去,这屋子说的好像不能住一样!”说着雷狮端起他的酒杯似挑衅一般在安迷修面前晃来晃去,然后趁骑士还没反应过来便一饮而尽,饮罢还似笑非笑看着安迷修,“别和我讲骑士禁酒啊,屋里的那些酒瓶你藏起来的我早就看到了。好不容易能再出来一次,下次再这样见面可要等久了!今天不醉不归!“

安迷修看了看半醉的雷狮因为酒精而稍显迷离的眼睛,无奈的笑了笑,端起酒杯也饮尽杯中物。

骑士实际上是不太会喝酒的,因为喝多了就会使人失去自己的克制,没有了克制骑士就不再是骑士了。让一个人克制不容易,可放纵对于安迷修来说也是难以实现的,他一直克制着自己的欲望,只是安静坐着面对面喝酒,就让他很快乐了。

或许是喝醉了,又或许是没醉,雷狮突然声音低下来,很是轻声说:“安迷修,你说这场比赛,最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结果。”安迷修把这句轻声的抱怨全听到了耳里,他不可能不知道这场比赛的最终结果,那这么问就是问他,会不会一起走下去,亦或是比赛和他,到底该怎么选择。

安迷修无法选择,他是一个不肯轻易下定结论的人,他怕他说出来的就会成真,所以宁可欺骗自己也不肯随意给出答案。“不管什么结果,总归不会是一个无聊的过程。”他转头向雷狮笑了笑,仿佛没听出他的话中话。

雷狮也装作什么都没试探的样子,也回头笑了笑,回答:“也是,至少你就不会让我无聊。”说罢又豪饮一杯,说到:“我也不会让你无聊。”

未等安迷修做出任何反应,雷狮就凑过去突然亲吻起安迷修,趁其惊讶微微张嘴时,伸出舌头舔了舔对方的上颚吮吸了舌头就迅速拉开距离,看着安迷修突然愣住的样子,哈哈哈的笑出了声。

“安迷修你可真纯情,啧啧啧,这么大别告诉我你连亲吻都没有过!哈哈哈哈哈!”

安迷修被这哈哈哈的笑声从发愣中唤醒,看着笑得张扬的雷狮,突然就心里泛了泛甜意,学着雷狮的样子将雷狮头扳倒自己面前吻了下去。

[没写完。]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