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教 ][ 6927 ]命迹

敲门声响起来。
纲吉站起身来开了门,守护者们都在门外。
“十代目,您已经3天没出办公室了!您应该休息休息!”狱寺焦急地说道。
“BOSS,身体不好是没办法继续工作的。”一向很平静的库洛姆语气中也有着担忧。
纲吉只是笑一笑。
“纲,回去好好休息吧,这里的事情我们来做。”山本和了平这么说道,同样他们也很担心。
面对大家的关怀,纲吉只是笑一笑,随后很自然的拒绝,关上了门。
门外,没有他。
纲吉知道他不可能再出现了,所有的人都知道,只是他不愿意相信。
时光,真的很漫长,月光渐渐地洒满了一地,冷清的很,如果他在的话,或许会在卧室的地板上面对着月光?
可那时如果。
现在,只有纲一个人躺在地板上,月光很凉,冷的彻骨,月亮是那么圆,却也会在下一刻变的残缺,纲吉的泪顺着脸庞流了下来。
“时光,真的那么遥远吗?”纲吉自从失去他后一直都在想。
他试着去寻找他存在过的痕迹,结果却不善而终。
现在的他,像一只缺翼的鸟,放不开翅膀去飞翔,只是因为没有了他。
他是他的翅膀,带着他反抗命运,带她逃离无尽的牢,给他带来并不耀眼的光芒,但那光芒却温暖了他。
他的逃离终究会没有结果。
“叛变。”彭格列下了这个结论,这个结论让他心寒。
“带着我逃离,这是我的错吧?”纲吉这么想。
但是他是BOSS,而他却只是守护者,而且还是可以去掉的那个。
“死一个还有另一个守护者。”彭格列无情的判决了。所以,他被抛弃了,是被他所抛弃。
他设法做出反抗,但是失败了。他死之前的坦然让纲吉心悸。他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他没有听清。
但是执法者听清了,什么也没说,只是瞬间把他推向了死亡。
那一刻,他想哭,却拼死一样的忍住,他突然明白了那句话。
“纲,如果可以,请别忘记我。”
他跑回自己的房间,泪毫无征兆的落了下来。
一滴,两滴。十年来,这是他第一次哭,是为了他。
这次哭泣,是为了他。
他是那么嚣张与不屑,但对他说出这句话满是温柔怜惜。
纲才发觉原来彼此之间的感情,早已跨过了那条本不该跨过的界限。
“爱。”是那种就算至死也要保护的东西。
然后他开始麻木,每次打开门他都幻想着他站在门外像往常一样向他说道。
“Kufufufu,彭格列要出去吗?”
如果真的可以这样,纲一定会含着泪回答:“是的。”
可惜一切都是如果,如果的一切,不过都是泡沫般的幻影。
时光像条长河,划破天际,割断了你我。
雨一直都在下。
纲吉举着一把雨伞,来到树林里,放下一束白红相间的花。
红色的是玫瑰,白色的是夜来香。
玫瑰的花语:我爱你
夜来香的花语:留住回忆
然后纲吉把手划开一道口子,把血留在花束上。
这一下,花,全是红的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