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背后的世界 PART1 张佳乐

 全职高手相关。

我们一直都知道他们的辉煌,可谁又知道他们背后的世界?



 从台上走到黑暗的选手专用通道的时候,张佳乐突然有点累。那种累是从心底开始蔓延到全身的每一处,包括早已疼痛到麻木的指尖。

  “全身发冷,真是糟透了。”张佳乐的内心抱怨道。他稍微有点僵硬,是从语言到行为上的都体现出来的那种刻板和呆滞的现象,无一不昭示着他现在的状态:很差很差,差到极致。

  台上,依旧欢呼不断,灯光闪烁奇诡,与黑暗阴冷的通道格格不入。欢呼是给胜利者的,失败者只能再次从头来过。闪烁的灯光,也终归属于仍然留在台上的人。

  张佳乐无疑属于后者,尽管他可能真的只是差了一点点。

  选手通道的隔音并不是很好,台上的声音依旧清晰无比的传到他的耳朵里,他总归是无法改变事实的结果,冠军终究也是和他再次无缘。

  面色苍白。

  他身形有些不稳,浑身都颤抖着,咬着牙走着下一步,就像他一直以来的人生那样,重复几遍的结局,就像是一个单机游戏刷了几周目一样,从未达到过新的结局,从未改变的结局。

  往常都是一样的,只是今年他稍微有点累得快。他现在累到连路都无法走下去了啊,只能默默地蹲在毫无亮光的通道里,只有自己静悄悄的呼吸声。严重不稳定的呼吸声充斥在整个通道里,这个世界仿佛在一瞬间只剩下他孤独的一个人,大把大把的孤独从心里滋生,和疲惫混在一起,难扯难分。他稍微懂了一下手指,来确定他是否冻僵了,但实际上暖气供应依旧充足,但他真的很冷。

  “稍微休息一下,就好了。”

  张佳乐的意识有点模糊,他感觉自己已经快累死冻僵在这里了。脑子里开始像临死前的走马灯一样,开始回顾起了人生。

  人潮中,车水马龙,繁华喧嚣。

  他有点难过,有点伤心,可是自己却莫名表达不出来什么样的感受。只是觉得心上压了一块巨石,感受到脸颊突然间有了点温暖。他伸出自己的手,轻轻触碰了一下。

  啊,原来是眼泪,满脸都是。

  他没擦眼泪,只是任凭眼泪在脸上流淌,流到膝盖上,流到袖口上,流到地面上,让泪肆意的从面庞滑下,却是依旧没什么抽泣声,只是无声的流。呼吸声中参杂了一些清脆的液滴滴落在地面的声音。

  “真的,太累了呢。”张佳乐自言自语道。因为他的身边没有人能够陪他,所以他自己有些坚强的太过分了,终归有再也过不去的墙了。

  人海中行走的这么匆忙,寻找不到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比如说梦想和现实,还有同伴。

  张佳乐他并不是那么坚强,他甚至本质上还是有软弱的倾向,在很久以前他不必如此坚强,但他现在只能这样,担当起自己的责任。因为他背后的墙已经不知不觉中失去了最后一份保护,把他的后背空了出来,再也没有人能保护着他了。

  他只好独自一个人走在路上,用手里的枪來击退敌人,尽管他的枪办不到,他亦办不到。双目可以触及的地方,一下子全变成了黑暗。

  他的心情稍微平静一些了,于是他站起身来,靠着墙壁摸索着,在黑暗中朝着仅能感受到的一丝亮光的地方一步一步的前进着。明明是平坦的地面,却如深陷泥潭一般无法脱身。他拖着明显沉重的步伐向前方走去。没有人知道尽头会有什么,但总归比在这黑暗中自我沉沦好得多。黑暗中他的神色有些朦胧看不清,只能从背影看得出来他的内心。黑暗中的行走难熬至极,悲哀一阵比一阵来的强烈,几乎要摧垮他所有的防线。

  尽头并不是所谓的光明与荣耀,而是一个没有终点站的开始。黑暗赋予的一切,都将盘在心头难以挥去。

  比赛过后,狭长的走廊尽头,是一次失败者的批判,是一次没有血的虐待,是一个刀不见血的战场,张佳乐他必须一个人来面对这一切,承受所有的后果—谩骂,讽刺,不理解,辜负期待,以及心灵的自我折磨。

  但他实在是太累了,他宁可时光重来退出这场人生也不想再次面对这一切,只是因为这一切的言语足以击溃他的心底筑起来的最后一道墙。

  他莫名想起了孙哲平,那些把后背交付的岁月,那一年西部荒野的百花盛开,那一次并肩战斗,和那一次再也不见。

  印象中的孙哲平是一个心直口快的北京汉子,就算是黑夜也无法掩盖和暗淡他的光芒。张佳乐一直都在想,也许我们能够并肩一直走下去,直到我们都老去。但那愿想终究是不能实现在现实的空洞妄想。逃避现实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就这么残酷发生了。像三流电视剧中男女主刚刚交往便因为男主家庭各种原因离开了女主,孙哲平就这么消失了,仅存下留着那些时的空气还在飘荡。

  但人生终归不是电视剧,像是最后男女主能在一起那样,孙哲平能再一次站到俱乐部门口,笑着和他说:“张佳乐,我回来了。”然后他也笑着说:“欢迎回来,孙哲平。”

  终究不过是妄想害人罢了。

  人生不是电影,拍不好卡了重来就可以办得到的。大孙确实消失了,百花的双花终究成了百花独支。当他走了以后,只剩下张佳乐一个人了。双人宿舍一空就是好几年。只剩下一个人孤独的处在一片困境之中,在夜晚中挣扎。半夜惊醒的时候,看向空荡的另一张床,令人窒息的孤独感扑面而来,他便再无睡意,只能一个人独坐到天明,不断的回忆起过去的片段,回忆却不再温暖起人生。

  “双花哪里够,要百花才好!”

  昔日的言语还在耳边回旋,故事里的名字换了一遍又一遍,却再也看不见熟悉的那个名字,听不到熟悉的声音,闻不到熟悉的气味,看不到熟悉的身影。时间给他留下的,最后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回忆和一张“落花狼藉”的账号卡,还有孤独的他。

  百花缭乱,落花狼藉。百花在空中飞舞,最后却落了满地狼藉。人生的相逢总是充满了意外。这年的西部荒野,却再也没有百花盛开,再也沒有落花可见,仅剩繁花空枝头,人去烟湮。繁花一时见【xian】,血景终归人。

  赛场上那时候的一腔热血,随着身后背影的消失逐渐冷却,只剩下一个所谓的赢的执念,想带着他的信念一起赢下去。繁花血景只是在赛场中乍现,之后便没有了血景。叶秋用一杆却邪挑破了近乎无解的繁花血景,他们成就了另一个人,却在满怀希望中等待下一赛季的时候,对面的人依旧强大,可身后的身影却不再相见。

  相见时难别亦难,血景无伴繁花残。

  自从大损退役以后,整个百花更是把难以负担的重任拜托在了张佳乐一个人的身上,瘦弱的身体无法面对,只能由心灵来替代煎熬,每一步都踏的困难异常,终于有一天,他累了。

  “抱歉,我想我累了。”在第八赛季的时候,张佳乐终于放下了重担,坚持了这么久,却不见那个人。自己只好退出曾经属于它的无上荣耀。这个世界,终究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吧?

刚退役的时候,他有些不习惯,终日只能躺在床上不停的思考,回放大量的记忆片段,回忆大量过往的开心,回忆起荣光的那些岁月,他是一个职业选手,所以他的一生就是荣耀。

  他无法离开荣耀,所以他打算回到网游。脱离网游这么多年,,也想回去重新开始。当他打开账号卡盒子的时候的时候,不自觉的取出了那张弹药专家的卡。

  浅花迷人。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

  回到荣耀之后,他自己仿佛回到那些年少时的岁月,和之前的朋友们一起打打闹闹,玩着荣耀,心里却向往着未来,拥有着满腔的热情和不灭的年轻的高傲,荣耀真的成了他的人生。“现在重新回到过去也蛮好的。”张佳乐他想。抛去职业选手这一称号以后,抛去他之前所拥有的百花缭乱和张佳乐这个名字所带来的名气以后,他其实就是一个网瘾少年,准确的来说就是一个游戏玩的好的宅男。其实联盟里大多数职业选手都是宅男,不是每个人都像运动员一样有强健的体魄,充其量只有三个人热爱运动—霸图韩文清,皇风田森,和……百花前队长孙哲平。

  人生就是充满了各种意外,明明说好的要抛去过去一切的,却又不自觉的想起过去,这是每个人都无法躲过的怀旧情结。人生就像一个球桌,不过就是擦边球有些略多。

  张佳乐开始回归正常人的生活,和游戏玩家一起下副本,打野怪,一起组团去刷野图BOSS,一起和百花分会的大家为百花做贡献,和经常组团的朋友聊聊天,和正常玩家一起每天练级,一切仿佛都回到过去悠闲的日子。

  知道有那么一天,公会里有朋友说出来聚一聚,说是在百花当地举办了一个聚会,有很多人参加的时候,他的朋友问他说:“你不是在当地吗,要不要去?”他差点就打出“去”,但是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是张佳乐,百花前队长,而不是一个百花的粉丝。然后他狠狠的按下了回删,重新打上一句:“抱歉,我有点事情,所以我不一定去的、”这类借口。他自己终究是没办法面对百花,去面对过去的自己。

  他不再经常上荣耀,而是又回到一切都无所事事的时候,孤独大把大把的滋生,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努力放空自己,或是不断的翻看一些使人迷茫的孤独的书,然后反复拷问自己“你甘心吗?”“你后悔吗?”他甚至花费了大量时间去学一些无用的事,例如插花。但张佳乐他终究不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然后有一天,他打开QQ的时候,韩文清给他发了一条消息—“想拿冠军吗?”张佳乐一瞬间就明白了,然后紧绷的意志开始崩溃,开始动摇。他想起了过去一人的孤独和艰辛,如果他去霸图,那他就不会是一个人,因为背后有着韩文清,像孙哲平那样可靠强悍的人。

  他几乎毫不犹豫的答应了韩文清,而韩文清也给了他具体的答复:“新赛季等你。”韩文清的话语里,张佳乐似乎看到了孙哲平的影子,仿佛看到了他说:“新赛季我回来了。”但他随即便嘲笑了自己,“张佳乐啊张佳乐,大孙回来根本不可能的啊,你还在妄想啊。”他给自己下了这么一个定论来麻醉自己。然后他再一次登陆了时隔半年的浅花迷人,仿佛下定决心一般按下了退会按钮。公会中随即刷过一条消息。

  “浅花迷人推出百花谷。”

  张佳乐松了一口气,仿佛斩断了他和百花的羁绊。

  [再睡一夏]:浅花你为什么要退会?

  [再战天涯]:好好的退什么会,有什么提前商量呀!

  [十步杀人]:浅花你干的不错呀,公会待你不薄为什么退出?

  [酒巫山云]:浅花你退回至少给个理由!!

  各种各样的消息和疑问从对话框中涌来,千篇一律都在问他为什么退,但他总归不能说自己要斩断过去,所以他也不说什么,只是回了三个字:去霸图。

  [再睡一夏]:哦,我知道了,祝你成功。

  从千篇一律的谩骂和质疑中,这么一条消息只在眼前闪了一下,便再也看不到了。千百人中,他错过了唯一理解自己的话语,也就错过了再一次的相遇和机遇,浅花迷人退出了百花谷,加入了霸气雄图,张佳乐退出了百花,来到了霸图。

  第十赛季,张佳乐霸图复出,林敬言转会霸图。

  霸图阵营:拳法家 大漠孤烟 韩文清   牧师 石不转 张新杰   弹药专家 百花缭乱 张佳乐   流氓 冷暗雷 林敬言

  是的,百花缭乱又回到他手中了,比起林敬言使用全新的账号,他显然更加幸运,因为他用的还是之前的陪伴了整个职业生涯的角色。为了升级银武,他用浅花迷人和公会一起去打野图BOSS。他跟着工会移动,却不小心暴露了自己,因为他自己没办法攻击百花玩家,只能任自己被他们打掉血却迟迟无法还手,在血条快清底的时候,一个狂剑士跳出来把攻击挡下,麦里清清楚楚的喊道:“张佳乐,不是已经决挥别回别过去了吗,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丝软弱!”随即他愣了一下,所有熟悉的感受一拥而上,他操作者浅花迷人,向狂剑士走去,和他背靠背,打出几个光效,和狂剑士配合打出了片片血影,所过之处光效与血并起,像以前一样。

  枪响雷鸣剑气,繁花血景再现。

  而后在面对百花玩家的质问的时候,他不再害怕,不再躲避,他终于有了答案:“我是为了冠军。”

  是的,他没有再逃避,而是坦然面对。

  血污散去,繁华重现。

  [ 孙哲平 义斩复出 ]

  这次,我们虽不是战友,但我们至少还是对手。

          全篇系列END并不

有私设,头次写长篇,大约一个月一个人,3000~4000+


评论(8)

热度(6)